首頁 > 正文
江津四屏鎮:插旗山上五星紅旗的故事

  在江津區四屏鎮插旗山最高峰,丁文啟的長子丁光全(中間)與當地黨員一起升國旗。(受訪者供圖)

  地處渝黔交界處的江津區山區小鎮四屏鎮里,有一個青堰村,村里有一座被稱為插旗山的高山。抬頭遙望山頂,最高峰處即可見到五星紅旗迎風飄揚。

  2015年5月以來,在現年91歲、64年黨齡老黨員丁文啟的帶領下,以他家庭為核心的部分當地黨員與村民自發對插旗山上的五星紅旗進行維護和更新。迄今已更換旗桿四次,更換國旗近20面。

  插旗山上無國旗 曾是村民心中之憾

  重慶日報記者采訪了解到,插旗山原有山名已不可考,因山頂插有國旗而得名。

  青堰村村民程德昌回憶說,插旗山頂峰國旗至少設立于50年前,他孩童時代就見過山上的五星紅旗。

  當時,這座山的主要作用為空軍地標。然而,隨著航行技術的日益發達,其地標作用日益淡化,最終相關隊伍撤走,山頂國旗再無人管護,曾一度旗、桿均無,僅余數處插孔。

  “從小看慣了山上國旗飄揚,那段時間看不到了,心里空落落的。”

  山上的國旗什么時候再飄揚起來?許多村民都在問。

  然而,通往插旗山頂峰僅有兩條人工開鑿的土路,其路寬僅容1人通行,山路陡峭之處大都為“后人抬頭見前人腳底”,山上常年風力在6級以上,最高時甚至可達9級范疇,從山下步行上山,即使是慣走山路的村民,到達頂峰也大約需要一個半小時以上。

  可就在5年多前,當時86歲高齡的丁文啟卻帶著兒孫重新登上了山頂,再次在這里立起了五星紅旗。

  把國旗立起來,表達對共產黨對國家的敬意

  1988年,丁文啟退休了,雖說與老伴在江津城區買了房,擺開了安度晚年的架勢,可青堰村的山水花草總讓他牽掛,兒時記憶中山頂的那面國旗更是讓他掛懷。

  讓山頂的國旗重新立起來,成為了丁文啟心里一直的念想。

  可時代似乎不一樣了,退休之后,丁老也曾回過好多次青堰村,見到的是許多熟悉的人都外出打工了,留在家里的大多是老人、孩子。

  “就別給兒女和鄉親們添麻煩了”,丁老將這個念想壓了又壓。這一壓,時間就過得飛快。

  轉眼到了2015年,年屆86歲的他眼不花、耳不聾、手腳還硬朗。

  更重要的是,2014年,江津區設立四屏鎮,村民們盼望多年的環青堰村25公里鄉村公路逐步貫通。路一通,鄉親們的口袋鼓了、笑容更多了。

  上山立旗,這個念想似乎越來越清晰。終于,丁文啟忍不住和兒女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村里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全靠共產黨和國家好政策!我們做不了啥子,上山把國旗立起來,大家過年過節時升個旗,也表達對共產黨、對國家的敬意。”

  六位兒女齊聲贊同。

  2015年5月1日,丁文啟一家聯合當地村民共20余人,帶著嶄新的五星紅旗和木質旗桿,又一次走上了兒時的山路。

  “我們都擔心高齡的父親能否順利登頂,但讓大家驚嘆的是,他一直杵著拐杖走在隊伍中間,直到山頂都沒有掉隊。”女兒丁光智說。

  當旗桿重新立起來,五星紅旗再次飄揚在山頂時,丁文啟欣喜地和兒孫們在旗桿下合了影,老人臉上每一條皺紋似乎都寫滿了笑意。

  一代一代接力守護五星紅旗

  年歲不饒人,成功立旗后,盡管丁文啟還想要多上山去看看,兒女們可堅決不允許了,一個勁地請他放心:“我們會接著做好這件事!”

  于是,以丁文啟大家庭為核心的部分黨員與村民,自覺對插旗山上的五星紅旗進行維護和更新。

  老人的女婿鄧孝成是江津區公安分局的民警,也是看著國旗飄揚長大的青堰村本地人。他說,最初的國旗旗桿為木質結構,后來改為不銹鋼質結構,因為山路不好拿,金屬旗桿還是大家分成兩截扛上去,再在山頂現場焊接起來。國旗則常年保持整潔完整,旗桿下設立底座,周邊有加固措施。

  目前,丁文啟因年邁前往江津城區居住,其65歲的長子丁光全仍居住于青堰村當地,傳承起了維護國旗的重要使命。

  丁光全告訴記者,他每天出門的第一件事,就是望一望山上的國旗是否還在飄揚,如果頭天刮風下雨了,他還要上山去看一看。如果國旗被風雨吹壞了,他就趕緊給弟弟妹妹們打電話,買齊所有材料,大家一起上山再換。

  “這幾年,光是旗桿就換了4根,國旗至少換了近20面。”一臉淳樸的丁光全提起這事非常自豪,5年多來,維護國旗、到山頂升國旗,不僅是丁家四輩人的約定,更帶動青堰村900多村民自發參與進來。

  現在,丁文啟的長孫丁榮華也已34歲了,在距插旗山不遠的雙鳳學校工作。“我也是入黨5年的共產黨員,爺爺、父親年齡大了,接下來的護旗手該我了!”

編輯: 劉磊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61046
三码倍投方案